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www.53440.com >
本周三沪市国债市场出现了罕有的指数宽幅震荡行情
发布日期:2019-06-27 06:13   来源:未知   阅读:

  月份宏观数据影响,周一沪市国债现券市场跌多涨少,整体成交较为稀少。上证国债指数最终收于亿元。从市场表现来看,交易所市场涨跌品种板块特征不明显,跌幅居前的以中长期品种为主,其中剩余期限亿元,较前个交易日小幅增长。从盘面来看,长期品种受到通胀影响整体弱势,而中短期品种表现较好,券涨幅居前。周三沪市国债市场出现了罕有的指数宽幅震荡的行情,指数日内波幅超过了券大部分品种仍以调整为主。周五上证国债市场小幅上涨,上证国债指数开盘于日出现大幅探底后,继续维持反弹走势。同时,由于沪深股市近期剧烈震荡,部分资金为规避风险和获得已具吸引力收益,重返固定收益市场也有利于债市表现。市场交投重返清淡,全天成交只未成交。现券涨跌品种的期限特征不很明显,中期品种表现差异较大。全周五上证国债指数较上周微涨了只券全天无一笔成交。从收益率曲线上看,虽然最近几个月各券种的收益率略有上升,但一些中短期券种的收益率仍然低于同期限的银行存款利率。上交所企债本周继续大幅下跌,周五上证企债指数收于

  央行本周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净回笼资金40亿元,比上周减少540亿元,但是由于本周三起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上调0.5个百分点开始执行,因此流动性已经被回笼约1800亿元。前日存款准备率的上调并未对市场产生过大的影响,债指也收复了失地,而未来市场资金面仍面临压力。近期影响市场的主要信息还是长期国债的发行,一方面大家等待长债市场定位的明确;另一方面伴随特别国债发行的计划进一步明确,市场的猜测也逐渐多了起来。目前大家对20年国债4.52%的加权利率和4.55%的边际利率乐见其成,似乎显示市场对长债的需求旺盛且对升息的预期减弱。但是仍然不能忽略长债的局限性,一方面长债的需求多对应长期沉淀的资金,长债的持有机构特征相似数量较少,不能代表债市中短期品种的供求态势;另一方面,为配合特别国债的平稳定位,社保基金大量投标20年期国债的动机也意味深长。所以真正影响市场的恐怕还是中期品种的定位,未来3年、7年等关键年限国债的招标必将指出债市的方向。从对冲流动性的实质看,财政发债购汇仅相当于用特别国债替换部分央行票据,并没有发生本质的变化,但央行将根据市场情况和货币政策调控的需要,逐步释放国债收回流动性,作为央票的有益补充,央行回笼手段增强。二是,公司债的上市将对交易所债市资金形成分流。证监会8月14日颁布实施《公司债券发行试点办法》,标志着我国公司债发行正式启动。由于,试点公司范围仅限于沪深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及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的境内股份有限公司,市场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公司债在交易所上市的可能性比较大,而其利于配置型机构的资产负债匹配,有效化解利率风险;并且公司债的收益率将会更高,因此将会对国债市场形成一定程度资金分流。此外,通缩的阴影也消散不去。7月份的宏观数据陆续公布,CPI涨幅创新高、货币信贷增速依然较快,下半年政策紧缩应是在预期之中;但是市场目前流动性依然较为充裕,下半年银行信贷将受到抑制,投资型机构需求将不断增加。通涨紧缩预期与充裕资金面两大因素将在相反方向左右市场,债市震荡难免,投资者观望情绪将日益浓厚。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继6月超过4%之后,7月CPI同比增幅5.6%,创出十年新高,其中食品价格上涨15.4%,非食品价格仅上涨0.9%;而工业品出厂价格同比上涨2.4%,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上涨3.6%。再结合央行公布的数据来看,经济过热现象未能好转,局部通胀正向全面通胀蔓延。首先,货币供应量增速反弹,信贷投放过多的现状仍未缓解,且未来信贷投放的冲动仍然强烈。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6.63%,其中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增加2314亿元,按可比口径同比多增597亿元,超出上半年的同比增速,7月份的信贷增速仍然居于高位。而作为反映银行体系信贷发放能力的M2增速继6月份之后再度增加,达到了18.48%,一定程度上源于近三个月来居于高位的外贸顺差,以及央行相对较小的流动性紧缩力度。另外,银行体系资产负债期限错配的问题仍未缓解。一方面,银行存款的短期化趋势仍然明显,7月末M1的增速对比6月末的高位还略有增加;另一方面,7月份中长期贷款仍要远远超出短期贷款。银行资产错配加大了银行的经营风险,央行二季度货币政策报告也以专题明确警告必须高度重视商业银行资产负债期限错配可能带来的风险。其次,出口退税下调政策并未取到抑制顺差快速增长的效果。从总体来看,7月份单月外贸顺差243.5亿美元,虽然比6月份有所下降,但这一数据仍然高居历史单月外贸顺差的第二位,7月份单月出口同比增速高达34.2%,相对6月份27.1%大幅增加。从退税政策主要涉及的商品也没有起到明显的抑制出口的作用。最后,结构性通胀格局蔓延。7月,PPI的涨幅明显滞后于CPI,其表明上游企业通胀压力较小,但一定程度上传递至下游企业中来。食品价格对CPI的推动作用较大,且其影响扩散开来,电力、煤炭、石油等垄断性资源均有价格上涨的意愿,刚性需求对价格的拉动作用不容小视。虽然CPI数据反映出的物价上涨结构并未发生改变,政府高层对于当前是否构成通胀仍有争议,但从央行二季度货币政策报告体现出的对于未来通胀走势的高度担忧来看,当前控制通货膨胀预期很可能已经成为央行最迫切的任务之一。

  从食品类价格来看,2006年年中粮价加速上涨,国际市场由于存货压力对粮食价格的炒作,以及气候因素导致的中国秋粮增收前景不明,促使粮价上涨趋势仍然存在,但介于国家稳定粮食价格的决心和手段看,大幅加速的可能性不大。当前对物价冲击很大的肉价和蛋禽价格,可能因为半年的生长周期,而涨价压力降低,明年食品类价格对CPI的影响将减小。而资源价格也不能忽略,资源的供应存在瓶颈和刚性,资源价格和节能降耗之间,很可能体现在并非节能带来需求下降带来资源降价,而是管理层很可能通过资源要素价格的市场化,价格杠杆实现节能政策目标。下半年和明年在资源价格领域的重大政策变数是资源改革步伐的可能加快,包括更大规模资源税的提高,包括原油成本法的细化和执行等等。总的看来,未来CPI的增幅仍将体现在粮食价格和资源价格上,继续小幅走高的可能性较大,加上央行收紧货币流动性的决心,债市资金面也将面临考验,中短期内债市投资风险较大。(中银国际/吴东强)

Power by DedeCms